赵奇连环画作品选:党费

编辑 锁定
《赵奇连环画作品选:党费》讲述了:1934年4月,闽赣粤的红军主力,奉命北上抗日,留下来坚持斗争的一小支部队,遭到了国民党军队的疯狂“围剿”。为了保存力量,我们的部队暂时转移到山上。这样一来,党和群众失去了联系。八角坳的黄新是个忠诚可靠的女同志,自从和党失去联系后,她就继续领导和组织群众对敌斗争。但是,她也时常为没有党的指示而苦恼,正在这时,上级党委派老程去和黄新接头。老程了解了情况,传达了党的指示。临行前,黄新把保存下来两元银洋的党费交给老程带走。因为没有指示,老程不便带走。黄新同时考虑到,山上同志的声活很苦,交钱还不如交实物好些。《赵奇连环画作品选:党费》由赵奇绘编。
书    名
赵奇连环画作品选:党费
出版社
连环画出版社
页    数
99页
开    本
32
定    价
38.00
作    者
王愿坚 赵奇
出版日期
2011年3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05614512

目录

赵奇连环画作品选:党费内容简介

编辑
《赵奇连环画作品选:党费》由连环画出版社出版。

赵奇连环画作品选:党费序言

编辑
在摸索中走过
  赵奇
  作为连环画,首先表达的是对文学的尊重。为了这份认识,这次重印《爬满青藤的木屋》和《党费》的时候,我想将原著——那两篇发表在不同时期的小说和画而放到一起。这样,虽然文字长了,并且与画面有时脱节,但我觉得文字所生出的内容,那种感觉,对于读者而言会是更有益处。感谢本书的出版者,他们接受了。
  我总以为,文学表达的东西是深刻的,文学依据故事存在,而故事本身不一定是文学的意义。连环画恰恰-是利用画面,作为另一类读者,把说不尽的内容表达出来。——这也正是绘画作品的一个特点。为什么有了小说还需要绘画呢?“这不尽的内容”是否还有意义呢?这的确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暂且放下理性分析的方式,直接面对画面,直接地感受它的特殊之处——那就是意味深长的东西了。我们谈连环画的创作,如果画面的努力仅仅是把文学的意思再说明出来,也许就失去了绘画的意义。绘画所做的,它的解读,实际上是一种创作:它通过自己的形象在对内容做着自己的诠释。艺术作品的本质不是会议讨论的总结,也不是法律文件,它因创造而产生的意境,是让我们能生活进去。因为连环画的画面与文字的相互依靠,我们把这种关系当成了制作广告说明图,那么,读者就无法进入到阅读与欣赏的层面了。这样,我在创作连环画的时候,没有像有人说的那样,把通俗性、把易懂、易明白的要求看得重要。我在想,哪有把好东西弄得大家都不懂了呢?朴素,我这里换了一词,以示我的追求,我觉得那是作品的品质,作品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就好了。所以我在画面上尽量不去修饰什么,我只是努力地想尽办法去表达形象。现在看出来,那些画面,在语言的表现上,其实手段有点乱套,没有成熟画家的风范。好在有了朴素的意识,使得别人还能看一看。
  由于作品的原因,当然也有我的理解,这些画面看着有点沉重,也许这个事实使人觉得它不是一般人所了解的连环画。这里我多说一句:为什么把连环画视为它就是大众的读物?——我们说大众的时候,是指文化程度不高,理解能力较差,还处于启蒙时期的特定人群。我没有说错的话,把艺术的接受者分成几堆人,高级的和不高级的吧,问题就显而易见——即使孩子,他们的理解力就差吗?我们给孩子们提供的养料——请接受这种比喻——就可以“兑水”?所谓的通俗于不通俗,完全足人为的勾当。而我在画着的时候,是没有想到给谁看的。
  那么,我画着,也就是尽我的力,我在表达着我的感受,于是,就有了大家见到的“我的作品”。关于创作的语言,被称为是什么本来无所谓,对于文学、对于绘画都是如此。如果说不利的因素,我倒觉得是轻率,这是说作者。我又想起了画那些画面时的情况:因为年轻、因为性格所至,我看着脚本就动手了——我后悔当初放松了对原著的阅读,过分地信赖二手货,这真正是初出家门的“毛愣”。但是,也还有着侥幸,年轻人的胆大妄为有时候还可以创造出新鲜的内容。说着这种意思的时候,接着的问题一直折磨着我:为什么不把事情做得仔细一点呢?说实话,我心里足存在歉疚的。——没有也就是没有吧,我把自己的行为留在那里,也就是留在那里了。我愿意今天的读者再看到“我的作品”时能认真地读一读原著,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补充一下画面的不足,将艺术的欣赏过程变得更为丰富。
  不过,现在我们所做的事情实际上是为了记忆的。我们知道,并非是什么都可以成为记忆,一般说来,放到这个层面说的话就是有意思的东两了。那时候的连环画可是有许多读者的,它不像今天接受的圈子这么小。一件作品大家争相观看,这情形想想就使人感动。在那个年代——我们放下讨论过去与现在其问的差别,只看现象:一本文学刊物可以发行到几百万,据说《连环画报》最高的发行量是120万份。那么,这是连环画的功劳吗?我以为不是,这是年代,这是生活,我们把感谢应该放到这里。于此,也就没有抱怨了吧?我们把在现实中所遭遇的一切都认为是生活的赠予,这时候的获得,对每个人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正是在年轻的时候画到了那样的作品。开始都是发表在《连环画报》上,借着它的势力,使许多人看到了。现在,正是当初看到的人,他们不忘旧情,又想起了从前的生活,是谁的幸运?这又是一种复杂的现象——没有人能说清经历对于一个人的影响,那么阅读呢?似乎是更为重要的事情。尤其是年纪不大时候读到东西,有些内容可能成为某种情结伴随终生。是的,有许多事实已经告诉了我们这一点。这是以年龄说的,也是与从前的连环画打过交道的人说的。可是,越出这部分读者,对于今天的人们,过去人的经历就没有一点兴趣?比如他们喜欢读什么样的书、看什么样的画,他们有着怎样的情致和爱好,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就不想了解?我想不是的。甚至我觉得,是这部分内容才构成了具体的他们的形象,因此,这部分内容更有吸引力。
  一些朋友告诉我说,我们所做的工作是收藏记忆,从中找到自己的乐趣。我没有仔细考虑这个问题。可是,我在想,我们的生活永远是在当下吧?以我的体会而言,现实中的事情,总会使人想起从前,凡是在思想中可以记忆的,我们都会感觉到它的鲜活,那么,从前也就成为了当下。
  时间那个容器,承载了我们太多的生活内容,过去从来就不在遥远。在某些时刻,过去的内容像是一种光,会把我们身体照亮。如此,我们看到干净、纯粹的自己。我们也愿意把这些事情作为礼物放在面前,是送给朋友还是自己,就不得而知了。有了这样的心思,我们行动起来不顾其它——又是在重复着从前的错误吧?没有关系,谁能把事情想好了再做?事实是,对于作品中存在的粗糙、不尽人意之处,我们都没有计较。我们放任了自己,在生活的路上,所有人都是摸索着走过。
  2010年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