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玛格桑法王

编辑 锁定
白玛格桑法王于1943年出生于西康雅砻江之源扎曲卡,出生后不久,即被认定为佐钦堪钦白玛班扎法王的第三世转世灵童。佐钦白玛格桑法王是佐钦大圆满寺第12代法台,是佐钦大圆满龙钦心髓的法脉传承上师,现任佐钦传承的近三百座寺院的总住持、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名誉院长、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及常务理事、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大藏经对勘局顾问。
中文名
白玛格桑法王
生    于
1943年
出生地
西康雅砻江之源扎曲卡
认    定
第三世转世灵童

白玛格桑法王人物生平

编辑
白玛格桑法王[1]  于一九四三年出生于西康雅砻江之源扎曲卡的一个圣贤辈出的高贵世家中。出生后不久,即被第六世佐钦法王吉扎·向秋多吉、佐钦贡珠仁波切、蒋扬钦哲仁波切等大德们一致认定为佐钦堪钦白玛班扎法王的第三世转世灵童。
法王从小就开始接受严格而特殊的教育,七岁时到著名的江玛寺学习,并深得江玛寺大堪布土登曲培大师(土嘎如意宝)的疼爱。十岁时被第六世佐钦法王吉扎·向秋多吉接回佐钦寺举行了盛大的坐床典礼,并从此在佐钦寺与拥丹贡布上师和第六世佐钦法王同住一室多年,得到了许多殊胜的传法和教授。第六世佐钦法王为了将其培养成佐钦寺最有学识的活佛和接班人,专门安排堪钦白玛才旺为其传讲《十三部大论》等大小五明;第六世佐钦法王和蒋扬钦哲仁波切将宁玛派的噶玛和代玛等所有灌顶和传承倾囊相授;毕生修持大圆满龙钦心髓并得到圆满证悟的虹化者阿布·拉贡和普贤王如来的化身、根本上师拥丹贡布等一代高僧为法王传了《龙钦七宝藏》、《吉美林巴文集》、《无上智慧》等大圆满密法的所有口传和窍诀。
一九五九年,法王十六岁的时候,佐钦寺遭到破坏,僧众都被遣散,许多活佛和大堪布相继圆寂。拥丹贡布上师和第六世佐钦法王将大圆满龙钦心髓的法脉全部传给了法王。在第六世佐钦法王圆寂之前,他带法王去见大堪布土丹尼扎,郑重地对大堪布说:“不久佛教将会遭到严重的破坏,而未来恢复佛教、延续宁玛巴的大圆满法脉传承、利益未来众生的重任将会落到这位小活佛的肩上,因此这位小活佛的生命不能有违缘,请您按他的岁数为他灌长寿顶”。与根本上师和第六世佐钦法王永别之后,法王遭遇了长期动荡不定的世事变化,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出家修行者,严守清静戒律,并且秘密地、从未间断地精进修持大圆满法。当时因为寺庙受到严重破坏,很多极具加持力的、无价之宝的佛像和法器等流散到民间,甚至被砸毁破坏。为了利益未来的众生,法王冒着生命危险,收集了许多珍贵的佛像和法器,藏在山洞等安全净地。如今,这些珍贵的三宝所依都被供奉在佐钦圣地,被广大信众虔诚顶礼朝拜,成为众生积累资粮的殊胜福田。
一九八零年,国家落实了寺庙开放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为了使佛法再度兴盛起来,法王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弘法利生的事业中,并带领佐钦其他高僧一起重修寺庙。在佐钦创建四川省藏文学校时,与土登尼玛活佛一起为挽救日渐衰落的藏文化作出了巨大贡献。四川省藏文学校迁址康定之后,在藏区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恢复佛学院,这也是藏传佛教历史上最重要的大事。为延续佐钦寺的法脉,为培养出再弘藏传佛教的大德高僧,仁波切发愿重建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并将佛学院改名为雪域智者之源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
由于当时没有资金来源,重建工作十分艰难。前来求学的学僧们只有在仁波切的帐篷附近搭起帐篷,艰苦求学。一九八三年,法王在外出弘法途中,遭遇了重大车祸。车祸后,仁波切得到了一笔伤残赔偿金,于是他将用鲜血换来的赔偿金作为重建佛学院的基石,修建了佛学院的经堂和僧舍。并将当时最负盛名、最有学问的几位年长高僧堪钦达色、阿日堪钦白玛才旺、曲扎老上师、大堪布土登囊杰、阿江多丹尊者等请到佛学院讲授许多显密经论、传法授戒。于是,各地高僧大德慕名前来,贤圣云集。佛学院成为圆满传授藏传佛教各类法门的重要基地,培养出了二千多名奉持佛法、有修有证的具格僧人,其中对弘法利生事业有巨大贡献的活佛、堪布和僧人有一百余人,他们正在藏区各地和国内外大力弘扬佛法,把众多的有缘信众引领到清净佛道,使他们得到身心的安乐。实现了伏藏大师元如德钦的预言:“熙日森哈修行院,无畏雄狮宝座上,莲师意化莲花名,无数莲苗竞绽放,能使佛教总和别,善祥功德如旭日”。

白玛格桑法王法王住世祈祷文

编辑
汉 文
持莲花净化心髓之密藏
弘莲花教法闻思与修持
莲花化身遍主法轮怙主
白玛格桑莲足下诚祈祷
藏 文
贝美公久酿格松祖贼
贝美让乐息当哲瓦贝
贝明特哲恰当扩罗贡
贝玛嘎松下拉索瓦得

白玛格桑法王目录

编辑
第1章 昨天和明天的尽头
第2章 生命的奥秘
第3章 无常的人生
第4章 未来的神圣事业
第5章 微妙正道的路径
第6章 内在的寂静甘露
第7章 迈向恒久快乐的步伐
第9章 虚妄和欺骗
第10章 三苦囹圄
第11章 永恒解脱的指路明灯
第12章 如意宝藏

白玛格桑法王功德及事业

编辑
白玛格桑法王[2]  认定了佐钦寺等藏区的许多活佛,如伍金仁真活佛、土多活佛、林喇活佛、色俄活佛、葛噶活佛、根秋活佛、多吉扎西活佛、钦哲活佛、巴珠活佛、土丹活佛、白玛多昂活佛、奈美活佛等,将他们迎请到佐钦寺坐床,并将佛学院的弘法利生事业交给了年轻高僧第七世佐钦法王旦增·龙多尼玛等新一代的活佛和堪布。
由于法王学修圆满、德行高妙,先后被桑耶寺、敏珠林寺、多吉扎寺盛邀前往,为其寺庙的僧众举行“噶玛”灌顶、传戒;指导拉萨宁玛派的寺庙重修佛学院;并从佐钦熙日森五明佛学院派出堪布前去讲经授课。法王还不辞辛苦、长途奔波,前往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等大部分的佐钦寺的分支寺庙为僧众灌顶传法,传戒,并对这些分支寺庙的重建工作作出重要指导。法王还不远万里,前往英国、法国、德国、瑞士、比利时、荷兰等许多国家的藏传佛教的道场为僧俗信众灌顶、传法。
公元2000年法王在佐钦圣地中的圣地白玛唐修建了大圆满闭关中心。闭关中心的中央是精美庄严的神奇刚坚金莲花宝殿,殿中供奉有极为珍贵、见能解脱的佛之身口意所依。围绕宝殿的是十三座功能各异的小经堂。每年的夏天,法王会在白玛唐大圆满闭关中心为藏区各地前来求法的以佐钦传承为主的活佛、堪布和僧众传授大圆满法、灌顶、传戒,并为前往求法的在家居士传法、灌顶、开示。应广大信众的虔诚祈请,法王有时前往国内外的一些城市传法、灌顶,把具缘信众引领上解脱之道。
近几年来,法王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和著书写作。法王的书法独具特色、妙不可言,被赞为藏区首屈一指的书法家;他的诗歌和著作文法高妙、寓意深刻,被藏区的多家杂志竞相刊登,被誉为雪域藏区当代最伟大的诗学家。法王著写了许多诗歌、言教,以及护法经、研究格萨尔王等历史著作,已有部分著作集结成书出版发行。其中藏文版有《白玛格桑文集》,已翻译成汉文出版的有《生死的幻觉》,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和盛赞。
白玛格桑法王是宁玛巴高僧中学识最高的大活佛,是当今在藏区德高望重、极负盛名的高僧大德。在佐钦寺新老交替的重要时期,为延续佐钦的法脉传承作出了无法估量的巨大贡献,是挽救佐钦大圆满法脉传承的伟大救主。  法王具足无尽的慈悲和智慧,是末法时期难以值遇的、可以放心依怙的至尊金刚上师。为了救渡苦海众生,仁波切乘愿而来,不惜以其鲜血筑就佛学院和格桑基金的基石,并且发下大愿:“愿所有见过我、听过我的名字和与我结下善恶业缘的众生,依靠我的福力都能登入此生和往生的恒久快乐胜地,并且都不再受任何痛苦;从今以后,愿我成为饥饿者的食物、口渴者的甘饮、受寒者的衣服、中暑者的凉风、孤独者的亲友、无助者的帮手、无依者的依靠和渡船、桥梁、药品等,我将不分彼此亲疏地利益所有众生。”对于有着如此大愿和大行的金刚上师,如果无有多生多劫累积的福报,实难与其结缘,愿我等有福之人,珍惜这难得的机缘和宝贵人身,多行善业,广种福田,并及早趣入菩提正道,为使所有众生离苦得乐而行善积福、精进修行直至证取佛果。

白玛格桑法王相册

编辑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宗教人物 宗教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