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庆春宫·赵中钱得闲园一般指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是宋代词人吴文英的词作。此词运用虚实结合的写法描绘钱得闲园池的景物,并抒写作者游园时的感受。
作品名称
《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
作品别名
《庆春宫·题钱得闲园池》
创作年代
南宋
作品出处
全宋词
文学体裁
作    者
吴文英

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作品原文

编辑
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
春屋围花,秋池沿草,旧家锦藉川原。莲尾分津,桃边迷路,片红不到人间。乱篁苍暗,料惜把、行题共删。小晴帘卷,独占西墙⑵,一镜清寒。
风光未老吟潘。嘶骑征尘,只付凭阑。鸣瑟传杯,辟邪翻烬,系船香斗春宽。晚林青外,乱鸦著、斜阳几山。粉消莫染,犹是秦宫,绿扰云鬟。[1] 

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注释译文

编辑
⑴越:一本作“赵”。
⑵墙:一本作“嫱”。[2] 

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作品鉴赏

编辑
《庆春宫》,即《高阳台》的变体,双调,一百零二字,上、下片各十一句,上片四平韵,下片五平韵。
“春屋”三句,记叙大户人家(指“钱得闲园”)的花园里,草木茂盛。春天里,钱得闲的庭院四周开满了鲜花;秋天时,园池的周围长满了杂草;河两边的空地上花草铺地,一派草木繁茂的景象。“莲尾”三句,续叙前景。此言在荷花池的尽头有一条分叉的水道;而桃林的深处却是曲径通幽;花园周围又用高墙隔断了外人窥视园中美景的视线。“乱篁”两句,再赞园中之景。“篁”,即竹也。这里的“乱篁”,指竹林;“行”,乐曲、诗词名,如“短歌行”、“踏莎行”、“御街行”等皆是;“共删”,“删”,原意剔除,这里含有共同选择的意思。此处是说:花园中茂盛的竹林内,阴凉蔽日,真是个夏天避暑的好去处啊。大家聚集在这儿,用诗词盛赞着园中的美景,可惜我们选遍了诗词名也写不尽园景之美。“小晴”三句,描绘园中夜景。此处是说:当天气刚一转晴的时候,如果晚上我们卷起园中楼阁中的窗帘,还可以毫无阻隔地欣赏那一轮悬挂在西面高墙上的清凉的圆月。上片虚实兼写钱得闲园中各处景点。
“风光”三句,词人自叹之语。“吟潘”,本指潘岳,少有才名,美姿容。这里是作者的自诩。此处是说:园中的美景使我延缓了衰老,所谓“得山水情其人多寿”即此之谓也。但是,我那想要报国效忠驰骋疆场杀敌立功的壮志,却又在这花园里的闲游之中消磨殆尽了。从这里读者也能窥见,作者心存报国,但机会难觅,致使他效忠无门。“鸣瑟”三句,抒写游园之乐。此处是说:在这花园中,我们可以自在地弹琴奏瑟,畅饮着醇酒,室内的辟邪炉中香烟缭绕,令人陶醉。春日里,如果我们能够乘小舟绕池游园,当系住小舟上岸之时,又可以在花园各处寻找花花草草来争异斗胜。斗花草之名的游戏,是旧时春日郊外娱乐的活动项目之一。“晚林”两句,写远眺。此处是说:黄昏之时,我们远眺西边,晚霞笼罩在园林之外,只见群鸦聒噪,纷纷没入到西边的群山中去了。“粉消”三句,自喻叹老。此言人老色衰不用再去打扮,这好比秦时的老宫女,看到春天的翠绿色,反而会扰乱她的心绪一样。下片写出自己游园时的感受。[2] 

庆春宫·越中钱得闲园作者简介

编辑
吴文英(约1212—约1272),宋代词人。字君特,号梦窗,晚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人。原出翁姓,后出嗣吴氏。一生未第,游幕终身。绍定(宋理宗年号,1228—1233)中入苏州仓幕。曾任吴濳浙东安抚使幕僚,复为荣王府门客。出入贾似道、史宅之(史弥远之子)之门。知音律,能自度曲。词名极重,以绵丽为尚,思深语丽,多从李贺诗中来。有《梦窗甲乙丙丁稿》传世。[3]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