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战十年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巴格达大学政治学教授萨阿德·哈迪西表示,伊拉克政坛的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三大政治势力,缺乏包容和达成共识的意愿,他们之间的争斗对伊拉克的发展造成阻碍。这也是导致当前伊拉克局势紧张的主要因素,使国家的前景充满变数。
中文名
伊战十年
外文名
Ten years of the war in Iraq
日    期
2003年3月20日
地    点
伊拉克

伊战十年事件起因

编辑
2003年3月20日,美国海军发射的6枚巡航导弹击中伊拉克首都的部分重要目标,巴格达上空响起爆炸声和防空火政府正式成立,美国完成撤军……许多人、事、物或许都已沧海桑田。然而,那一年,那一战,那些创伤,总有一些挥之不去的记忆,铭刻在所有人心中。[1] 

伊战十年三大顽症

编辑
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不仅推翻了萨达姆政权的统治,也摧毁了这个国家的法律和秩序,宗教、民族和阶级矛盾由此迸发。时至今日,伊拉克的政治和社会危机犹存:政局隐患重重、安全形势严峻、社会重建缓慢,这些已然成为困扰伊拉克的“三大顽症”。[2] 
近来,逊尼派民众多次发起示威活动,抗议什叶派主导的政府压制逊尼派族群。来自逊尼派政治阵营——“伊拉克名单”的内阁部长多次抵制出席内阁会议,财政部长和农业部长相继辞职。中央政府和库尔德自治区在石油资源利益分配和驻军等问题上也龃龉不断。
与此同时,伊拉克各地暴力袭击事件频频发生,教派冲突有加剧趋势,“基地”组织等一些极端武装团体也在蠢蠢欲动,叙利亚战乱也有蔓延至伊拉克境内的苗头,这都表明该国安全形势仍相当严峻。
再有,尽管近年来伊拉克石油出口稳步增长,财政收入逐年增加,但由于政治割据、效率低下、贪污腐败和投资环境恶劣等原因,国家重建的进度不如人意,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停滞,失业率也居高不下,这也成为影响政治和社会安定的因素。伊拉克的“三大顽症”环环相扣,处理不好就会演变成恶性循环。

伊战十年代价

编辑
当美国时任总统布什2003年5月1日在航母“亚伯拉罕・林肯”号上宣布伊拉克主要战事结束时,伊拉克战争其实才刚刚开始。据美联社统计,截止美军2011年12月15日正式从伊拉克撤军,战争共造成近4500名美军官兵死亡,超过10万伊拉克人丧生。
除了沉重的生命代价,金钱代价也十分高昂。据美联社报道,过去10年里,美国斥资600亿美元用于伊拉克战后重建,平均每天花费超过1500万美元。而另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计算,10年来的总开支――包括军费、使馆开支和重建及援助等,已达7670亿美元之巨。美国人自己都承认,美国在伊拉克花钱太多,回报太少。[3] 

伊战十年重建

编辑
对于很多伊拉克人来说,现在的收入虽然比战前有所增加,但由于物价飞涨、失业率居高不下、电力短缺、基础设施老化以及政府部门效率低下,加上暴力袭击风险陡增,伊拉克人民的生活仍很艰难。32岁的阿里对记者说:“在过去10年,各种流血事件和混乱局势让伊拉克人受够了,美国人当初承诺的美好生活现在看来只是海市蜃楼。”
近来,伊拉克什叶派和逊尼派两大政治阵营矛盾不断。在安巴尔、萨拉赫丁和尼尼微等逊尼派聚居省份,反政府示威活动已持续两个多月。抗议者指责什叶派主导的政府压制逊尼派族群,来自逊尼派政治阵营“伊拉克名单”的内阁部长多次抵制出席内阁会议,财政部长和农业部长相继辞职。
与此同时,近期伊拉克各地暴力袭击事件频发,安全形势相当严峻。据美国“伊拉克死亡人数统计”网站公布的数据,伊拉克战争迄今已导致12万多名平民丧生,仅在今年3月上半月,就有170名伊拉克平民在暴力袭击中死亡。本月4日,一个护送叙利亚士兵回国的伊拉克军方车队遇袭,造成48名叙利亚士兵和9名伊拉克士兵丧生。这表明叙利亚战乱也有蔓延至伊拉克境内的苗头。

伊战十年大事记

编辑
2003年3月20日,美军空袭巴格达,战争打响。
4月9日,美军进入巴格达,萨达姆政权倒台。
5月1日,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在“林肯”号航母上宣布,伊战主要作战行动结束。
9月3日,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选出的伊新政府成员在巴格达宣誓就职。
12月13日,美军在提克里特抓获萨达姆。
2004年 4月18日,美国宣布调查阿布格里卜监狱虐待囚犯事件。
6月28日,多国部队向伊拉克临时政府移交主权。
2005年10月15日,伊拉克全民公决通过新宪法。
2006年5月20日,伊拉克总理努里・马利基组建萨达姆下台以来首届常任政府。
12月30日,萨达姆被处以绞刑。
2009年2月2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驻伊美军将在2010年8月31日前结束作战任务。
2011年12月15日,美国正式宣布美军伊拉克任务结束。

伊战十年影响

编辑
一个伊拉克家庭的丧子之痛
“每当想起孩子我都无法入睡,我愿意用世界上的所有财富来换回我的孩子!”海达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禁失声痛哭。海达尔住在巴格达西北部什叶派聚居的舒拉区,在今年2月28日的一起汽车炸弹事件中,海达尔的两个儿子不幸遇难。
3月20日是伊拉克战争爆发10周年。直到现在,暴力袭击在伊拉克依然频繁发生。据美国“伊拉克死亡人数统计”网站公布的数据,这场战争迄今已导致逾12万名平民死亡。仅在今年3月上半月,就有170名伊拉克平民在暴力袭击中丧生。
这个数字意味着几乎每天都会有伊拉克家庭失去他们的亲人。对于父母来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失去孩子更让人悲痛的呢?
在海达尔向记者展示的照片中,12岁的卡拉和11岁的穆罕默德活泼可爱,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个世界。灾难发生时,他们正在家附近的一个足球场和其他孩子一起踢球,停放在足球场附近的一辆小巴突然发生爆炸。海达尔目睹了爆炸发生的经过,亲眼看着死神带走了他的两个儿子。
“当时,我正看着孩子在足球场上踢球。突然,我看到那里发生了巨大的爆炸,甚至有一滴血溅到我手上。尽管我的腿因为车祸残废了,我还是用尽力气站起来,向爆炸地点跑去。我想知道我的孩子们怎么样了。当我看到一些孩子四处逃散,我安慰自己说也许我的孩子和他们在一起。我看到血迹斑斑的现场和尸体,感到一阵头晕,当时我认不出自己的孩子是否在那里。我看不清东西,甚至没有力气拿起电话告诉别人。”海达尔忍着悲痛告诉记者。
直到现在,海达尔仍然无法相信,一声爆炸之后,两个儿子就在他眼前永远消失了。作为父亲,他日日夜夜回忆起两个孩子的音容笑貌,仿佛他们还在身边。
“卡拉喜欢足球,梦想着成为一个足球明星。他是伊拉克国家队的粉丝,喜欢在电视上看足球比赛。当国家队赢了,他总是兴奋地睡不着觉。穆罕默德则喜欢修修补补,总是试着修理收音机、电视机等东西。”说起两个孩子,海达尔面带骄傲。他相信,如果不是因为这起爆炸,孩子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采访中,记者看到海达尔的另外两个小女儿依偎在父亲身边,手里紧紧攥着哥哥的照片。这两个孩子一个患有脑瘫,一个有眼疾。两个聪明活泼的儿子曾经是海达尔的全部希望,现在希望破灭了。对于未来,海达尔茫然不知。
虽然过去多日,记者在现场仍然能看到当天爆炸留下的痕迹:烧焦变形的汽车轮胎和零件,血迹斑斑的鞋子,以及沾着血迹已经变形的球门。遇难孩子的照片周围摆放着鲜花和各种物品,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坐在兄长的照片前面久久不肯离开,眼神里除了悲伤,还有仇恨。一位母亲失声痛哭,为离她而去的孩子唱起哀伤的曲子……
这个月是由美国领导的入侵伊拉克这项颇受争议行动的十周年。这项决策十年来产生了哪些影响?更重要的,是入侵是否有正当的理由?
分析师指出,伊拉克战争的积极效果是推翻萨达姆、建立民选政府、伊拉克经济取得近9%年增长及石油出口超过战前水平。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纳迪姆·什哈蒂(Nadim Sherhadi)等人甚至认为,虽然“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动超过自己能力所及,”但美国的干预“或许已帮助该地区摆脱了至少束缚了两代人生活的停滞。”
怀疑这种看法的人反驳说把伊拉克战争和“阿拉伯之春”联系起来是不正确的,因为2011年的突尼斯和埃及事件自有其缘由,而乔治·布什总统的言论和行动不仅没有推进,反而破坏了该区域的民主进程。推翻萨达姆的确是重要的,但伊拉克如今已成了宗派组织统治下的暴力之地,根据一项腐败指数,它在174个国家中排名169。
他们也认为,战争的好处根本无法补偿所付出的代价:超过15万名伊拉克人和4488名美军士兵因此丧生,经济损失估计约为1万亿美元(这还不包括约3万2000名美军伤残士兵的长期医疗和残疾支出。)
人们十年后对这“资产负债表”也许会有不同的看法,但此时此刻,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怀疑论者所说的是正确的,这观点也进而影响了美国当前的外交政策。未来十年,美国不太可能再次试图长期占领并改变另一个国家。前国防部长盖茨离职前言简意赅地指出,任何建议采取此类行动的顾问,都应该接受检查“看看脑子有没有毛病。”
有人把这称为孤立主义,但我认为审慎和务实更加贴切。毕竟,艾森豪威尔总统1954年曾拒绝派遣美军到奠边府救援法国军队,因为他担心美军会被“越南部队吞噬”。而艾克绝不是孤立主义者。
要对伊拉克战争的长期后果下定论,十年可能还为时过早,但却已足够评断布什政府的决策过程。
布什及其幕僚主要用三项理由来支持入侵伊拉克的行动。首先是把萨达姆和基地组织联系起来。民意测验显示,不少美国人接受政府的这种说法。然而,却没有证据证明这种联系。事实上,公之于众的证据既薄弱,也被夸大了。
第二项理由是用民主政权取代萨达姆,是改革中东政治的一个方法。政府中某些新保守党成员早在任职以前就已经鼓吹推翻伊拉克政权,但在新政府就职的首八个月却未能把这个想法转变为政策。2001年9月11日后,他们抓住恐怖袭击所提供的机会,迅速通过了这项政策。
布什总统常提到政权更迭和“解放”,支持者甚至以二战后美军占领行动帮助德国、日本走向民主化所扮演的角色为例子。然而,布什政府是草率使用历史比喻,对如何有效占领伊拉克也缺乏充分准备。
第三项理由是防止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多数国家认同萨达姆十几年来一直违反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此外,第1441号决议一致通过,证明伊拉克没有这些武器是萨达姆的责任。[4] 

伊战十年双方代价

编辑
总部位于英国的“伊拉克罹难人数统计组织”17日发布报告称,自2003年以来,伊拉克至少有11.2万平民被杀。法新社引述该组织的报告称,在这10年内,如果算上战斗人员及无正式死亡证明的平民在内,这个数字可能高达17.4万人。“冲突还没成为历史,它有明确的开始,但却没有可预见的结束”。几天前,英国医学期刊《柳叶刀》也刊登了一份独立调查报告,称美国为这场战争付出的成本达8100亿美元。
《今日美国》报17日称,美国在伊拉克维持军事存在长达9年,付出了近5000名官兵阵亡、3.2万人负伤的代价。很多分析人士认为,伊战并没有改善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地位。

伊战十年社评

编辑
说到教训,美英两国可以说都汲取到了一个关键的教训、并用之指导实践,那就是不轻易采取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采取的那种“地面战争”干预方式。在利比亚,西方正确地将打击限制在空中和海上,减少了利比亚平民以及北约(Nato)自身的伤亡。但更重要的是,西方国家政府现在更强调中东和非洲国家参与到地区干预中。法国在马里已派出地面部队。但法国从一开始就强调,马里和非洲国家必须承担起确保更长期安全的责任然而,并非所有教训都是有益的。这种新的消极干预使得西方大国无法在一场已导致7万人死亡的冲突中向叙利亚叛军提供关键的军事援助。但至少,美国现在已正确地调整了方针、倾向于向非伊斯兰圣战派别的武装分子提供更多直接援助。[5] 
伊拉克战争还对西方外交产生了深刻影响。现在有一个非正式的规则,即实施军事干预先要获得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的支持。这个规则令人担忧。1999年,北约在未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支持的情况下采取军事行动,把塞尔维亚的势力赶出了科索沃。如今,这被人们颂为一场正义的战争。是否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首先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支持,人们对此应重新斟酌。
最后,伊拉克战争让西方公众对关于“贱民国家”可能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情报产生了很大的怀疑。这场战争后,西方情报机构往往会低估伊朗、朝鲜和叙利亚制造这种武器的能力——伊朗和朝鲜秘密铀浓缩工厂的突然曝光、以及叙利亚的核反应堆就证明了这一点。
2003年夸大萨达姆政权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潜力是一个可怕的错误,但我们不应假定伊朗和朝鲜在这方面的潜力也被夸大。或许,西方正在犯下一个完全相反的错误。

伊战十年相关节目

编辑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在2013年3月20日新闻频道(CCTV13)从晚十点档播出特别节目《伊战十年》。
第一集:战争的理由(2012·3·20)[6] 
第二集:枭雄末路(2012·3·21)
第三集:难愈的创伤(2012·3·22)[7] 
第四集:未散的硝烟(2012·3·23)[8] 
第五集:未来之问(2012·3·24)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事件 社会 军事